手機美考網

中央美術學院老師談美術高考秘訣:天賦並沒有那麽玄妙(一)

[ 2011-01-16 22:51:19 手機美考網 ]

    采访对象:贾鸿君生于河北省沧州地区献县段村乡北留钵村,1999年以专业第八名的成绩考入中央美術學院版画系,2003年7月毕业,2004年任中央美術學院继续教育学院教师。
  采訪時間:2005年4月8日
  采访地点:中央美術學院校内
  记者:赵晶 杨冰莹

  记者(以下简称记):为什么会想到考中央美術學院?
  賈鴻君(以下簡稱賈):那是在我上小學二年級時,學校發給每個人一個墨盒,一杆毛筆,一本練書法用的米字本。可是學校不開設書法課。我看這些東西浪費了挺可惜的,就動手寫寫毛筆字吧。後來我媽說:“你不能瞎寫啊,我給你買本字帖吧。”于是我就照著字帖練。可是我媽又發話了:“你再畫畫國畫吧。”“你再搞搞篆刻吧。”“聽說人家都學素描,要不咱也學學……”

  記:這些都是家長提議的嗎?
  賈:是我自己先發現,然後他們提議和支持的。後來,我這麽練著練著,時間久了,我就跟我爸說:“爸,我想考中央美院。我想去北京上學。”我爸聽了嚇了一跳,他那天一夜都沒有睡覺。第二天早上,他告訴我:“去吧。”

  記:我覺得在比較封閉的農村,一般家長的想法都是比較務實的,希望孩子能從事一些來錢快的職業,你的家長卻這麽開明,從來沒有對藝術這項專業提出過偏見嗎?
  賈:沒有,所以說我生在這樣的家庭很幸運。雖然家裏比較貧困,但是能夠得到父母的全力支持和理解,真是很幸運了。

  記:當時沒有跟父母說過央美的學費要多少?沒有考慮過家裏是不是承擔不了?
  賈:沒有說過,我爸只對我說:“你上吧,要多少錢我都給。”當時聽了這話就覺得心裏面沈甸甸的。後來,每次交學費的時候都是我爸坐長途汽車攜“巨款”從我們家坐到央美,因爲我們家離北京也比較近,而且當時農村不知道什麽叫卡,什麽叫彙款,所以每次交學費都是我爸直接把現金給我送來。見了我,從腰間掏出一大疊人民幣來,帶著體溫就交給我了,說:“孩子,你用吧,我走了,在這住挺貴的,我這就走了。”然後就走了。我至今還是很感謝我的父母,他們得知我要考央美的時候,沒有反對我,而是全力支持我,這給我增添了無窮的勇氣和力量。所以我奉勸家長們,如果孩子願意從事某項專業,那麽盡量地支持他,畢竟未來要由他自己掌握,任何人沒有這個權力去替他做決定。

  記:現在的高考是往智能型發展的,所以鍛煉考生的想象力和理解力應該是很重要的,怎樣在拿到考題之後迅速地抓住考點,理解題目的內涵,應該都與想象力和理解力有很大的關系。你平時是怎麽鍛煉自己的想象力和理解力的呢?
  賈:對,先說想象力。想象力包括平常學習時的想象力訓練和應試的想象力訓練。平時的想象力訓練多是考生自己的積累沈澱,處處留心,累積經驗,這個一般是老師教不了的,因爲它是一種自覺的意識。而應試的想象力是可教的,因爲它是有套路可循的。比如說,考平面設計,考題是告誡人們不要過分飲酒,于是我畫一個酒杯,酒杯的影子投射到地上是一個十字架,這不就清楚地表達了題目嗎?這種方法叫做“異影同形”。再出個考題,比如說推出一款新的錄音筆,不僅有錄音功能,還可以功放,那我們就在錄音筆上直接加上一個大喇叭,這一下就突出了它的新功能。這種方法叫做“同構”。這些方法都像是一把利劍,你拿著它隨便去對付一道考題,戰無不勝。考官還覺得你很有想象力,而這其實都是我們事先想好的,准備過的。再說理解力。其實就是一個應變能力的問題,你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,揣摩到考官的意圖。有一些題目其實並沒有什麽道理,它的答案就隱藏在題目中,比如我了解到一個考生考導演專業,考官給他放了一段《無間道》的錄像,就是陳永仁被槍頂著的場景,考官問他:“如果你是陳永仁,你會說什麽?”你們猜,他是怎麽回答的?——“我會問問陳永仁自己,他會說什麽。”

  記:真有創意。
  賈:所以說,有些題目的答案就隱藏在題目中,根本不用你去多想,這時你就需要理解這個題目究竟在考你什麽,這就是應試時的理解力問題。

  記:在創作或者學習中,往往有一個從量變到質變的提高,但是這個過程好像總是十分的艱難,如何看待學習過程中的困境?
  賈:接受這個事實,並且堅持下去。每個專業都是這樣,就好像在攀岩,你抓住這根繩索一直往上爬,有些人掉下去了,就換另一根繩索爬,但我就算掉下去也還用我用過的那根繩,因爲它是我最熟悉的,我在它身上已經找到了很多攀爬的經驗。所以,即使你失敗也不要放棄當初的選擇,因爲重走你熟悉的路總比你再探索一條新路要容易得多。

  記:高考的分數分爲兩大方面:專業課分數和文化課分數。你平時學習文化課有什麽好的方法?
  賈:這個很簡單。如果專業課過了的話,你的學習熱情肯定會空前高漲,那麽就趁著這個勁頭,這段時間趕緊惡補,應該就沒有什麽問題了。

  記:可是考過專業課之後,離文化課考試一般只剩下三兩月了,還能趕得上嗎?
  賈:三兩月就夠了。我高二、高三都沒有學過文化課,因爲連續三年都爲了考美院在北京奔波。我通過央美的專業考試的時候已經是5月12號了,當時是7月的7、8、9號高考,也就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,我全力補習文化課,最後我考了383分,不算數學,當時的錄取分數線也就是310分左右,我還遠遠超出了錄取分數線。因爲剛通過專業考試,學習熱情十分高漲,所以那時學習效率很高。

  記:有些考生就是兩頭都想照顧,學專業課的時候惦記文化課,學文化課的時候惦記專業課,兩邊學,這樣是不是會有一些弊端呢?
  賈:這樣是不行的。畫畫的時候就是畫畫,學習的時候就是學習,不要心猿意馬、牽腸挂肚的,一分心就哪邊都搞不好了。但是也要注意畫畫時不要過分荒廢文化課,以免到時候補不過來,適當地也要顧及一些。

  記:有些學生畫畫缺乏靈氣,是不是就不太可能考上央美了呢?
  賈:我覺得是這樣的,美術不像體育、舞蹈等必須具有先天的優勢條件;美術只要你不是色盲——就算是色弱通過努力還可以調整過來——就有可能成功。誰說缺乏靈性就不能畫畫、不能成功?梵高從29歲才開始畫畫,他沒有什麽天賦,他畫畫全靠著他對繪畫的熱情。往往一些大家們就是非常“拙”的,但是就是因爲“拙”,他們才畫出了好的作品,一些比較取巧的畫反而出不了效果。我的兩個觀點就是:一種是特別聰明的人,一點就通,但是他忘得很快,以後再遇到這個問題,還要重新再走這一步;另一種是比較笨的人,你指點一下,他要鑽研半天才能完全弄清楚,但是很執著而且腳踏實地,往往是這種人最後獲得了成功。所謂天賦,其實並沒有那麽玄妙的,多半還要靠後期的努力和指導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長,所以你不能單方面的否定他的能力,斷定他不能成功。否定一個人是需要充足的證據的,但是支持一個人則不需要證據。
 
  記:我了解到有一些考生選擇了很多專業、很多學校,每個專業都參加考試,好像發展得很全面的樣子,你認爲真是這樣嗎?
  賈:我覺得作爲一個考生,首先要有一個目標,要先定一個最高的目標。比如我定的央美,有的人定電影學院,還有人定的戲劇、舞台美術,等等。定了目標之後就是你如何去努力的問題了。每個學校都有自己的特點,是不一樣的,所以我覺得作爲一個考生最重要的一點,就是所學的目標是要一定的,要考設計就考設計,不要再考其他專業。如果在中央美院考設計,還要考其他的學校,我建議他不要突然腦子一熱在其他的學校考油畫或者雕塑,那就需要准備另外一些東西。因爲你考的東西越多就意味著准備的東西就越不精。所以,要達到目的的話就應該攥緊拳頭來打人,這很重要,我自己考試的時候就是這樣。在中國美院考版畫系,在西安美院考的是油畫系,爲什麽要考油畫系而不考版畫系呢,是因爲西安美院油畫系和中央美院版畫系的考試內容是一樣的。素描都考半身像,色彩是水粉靜物,考的創作也差不多。當年創作題目都有點類似,中央美院考的創作題目是“變化”,西安美院的要求是反映改革以來的變化,准備的題目就用到了。

  記:就是說,要有一個目標,看准了一鼓作氣,把它突破。
  賈:對,只有攥緊拳頭打人,才能集聚最大的力氣,達到最大的力度。
 
  記:現在爲了迎戰高考,湧現了很多考前班,你對這種現象有什麽看法?
  賈:考前班啊,其實我反對搞速成式的考前班,甚至于我對考前班都很反感。但是呢,對應現在這個教育模式和考試機制這是必然的,說客觀點吧,這是沒有辦法的。
 
  記:這就是應試教育和素質教育的矛盾嗎?
  賈:對,這實際上是沒辦法的,這是我們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辦法改變的一個現狀。可能將來大學多了,學生都能夠順順當當地上大學的時候就能改變這種現狀了。現在我們只能說在這個速成班的基礎上能夠爲考生多考慮一點,那是最好的。

  记:那现在很多人都有一个误区,就是把考前班当做救命的稻草一样,临近高考才 去做专业练习。
  賈:對,這也是一個現實情況吧,我自己也參加過很多考前班,還有很多老師和在校的學生也都是走的這麽一個路子。但也不完完全全是一個救命的稻草,其實考前班是一個集中強化的過程,如果你自己的能力不足的話,那麽這個強化的意義就不太大。另外,我覺得對考前班的要求更多的是對大學的要求,因爲你對大學的要求就左右了考前班的走向。今年考試就特別好,中央美院尤其是設計的考試,在空間考試和色彩考試當中的考題變化了。這個變化很好。但是很多學生都因爲往年考試沒有這種情況,就選擇了比較繁雜的題目,于是就有很多不及格的。在應變能力上,雖然受過訓練但敢于實踐的學生確實很少,所我覺得這是一個能力的考核。因爲考題在不斷地變革,在不斷地發展創新,那麽考前班在教育學生的時候不得不去要求他們的素質,提高他們的應變能力。

  記:根據中國考試現狀,考前班似乎是必不可少的,那麽如何選擇考前班?
  賈:考前班的種類也特別多,有的是單方面的,主攻設計的考前班,有的是主攻造型的考前班,有的是混合型的。我覺得首先要看考前班往年考的效果如何。另外,你考哪個學校,就要符合那個學校的考前水平,你要根據自己的情況定位,就是你自己能上一個什麽樣的學校。
 
  記:不同的學校是否有不同的偏好?
  賈:對,我認爲學校的偏好是有所不同的,大致上可以分成幾個方面。我覺得北方是一個體系,南方是一個體系,在畫面整個傳達上是大有不同的。在本科的教育上我們說都是一樣的,但面對考學的學生來說,畫面上表現出的風格可能會有很大不同,會影響考生成績。

記:那央美比較偏好哪種風格呢?
  賈:我覺得央美比較注重傳統一點的、厚重一點的東西,因爲這與央美的發展過程與曆史有關。徐悲鴻在創立央美的時候把印象派的和古典的一些東西都帶進來了,文革時期又引進了“蘇派”。

  記:那個時候學西畫好像都是學俄羅斯的,當時有一個全國幾十人的油畫班。
  贾:对,当时央美还引进了一个“契斯恰科夫”的教学方法,就是我们现在说的 “三大面,五大调”,切成几个面的教学方式。到了现在呢,从意大利、法国毕业回来的一批老师又把欧洲的东西带过来,形成了一个欧洲的体系。

  記:那麽央美的考試應該也會因自己的風格而和其他學校有所不同了?
  賈:對,中央美院的考試難度是較大的。素描是四開的半身像,原來還考過半開的;色彩是考四開的油畫頭像,當然也可以用水粉,但大多數還是畫油畫的,這個是其他學校沒有的。速寫也是,中央美院速寫的方式考得比較活,可以上點調子,可以用線,還可以很靈活地用些材料,其他的學校一般限制得比較嚴格。然後考創作。

  記:是不是說考多高水平的學校就要報多高水平的考前班呢?
  賈:可以這麽說。另外有一個說法,我覺得也挺對的,就是對考前班的定位可以比你要考的學校的水平高一點,到水平高一點的地方學一段時間,回來再考這個學校,就會輕松一點。就是說,雖然定了目標,但目標性又不能太強,因爲你一旦失誤的話,就會一蹶不振的,多給自己點機會。另外呢,我覺得選擇考前班的一句話,叫做“取乎其上,得乎其中;取乎其中,得乎其下;取乎其下,得乎其無”啊。

  記:就是“立大志,得中志”了。
  賈:對,就是這個道理。

  記:那麽什麽時候報考前班會比較合適呢?
  賈:時間性要根據你自己的能力來定,一般的情況下應該是半年時間。

  記:那麽半年之前就是自己練習了?
  贾:对,自己练习的时候对技术上的要求并不是很高,只是锻炼自己的能力,考 前班就是强化应试技巧了。

  記:選好了一個考前班,怎樣利用考前班的訓練在考前迅速地提高水平呢?
  賈:我覺得在最後的時間內,可能一個月,或者是半個月,應該把比較薄弱的一科補一下,四科一定要拉平,不要有一科瘸腿兒。想一想,如果其他科目都是70分的話,忽然有一個科目是40分,那就夠戗了;但是,如果都平均是65分,你就有可能上了。跟普通高考一樣,查漏補缺。另外是要穩定心態。越到考前,考生的心態就越容易浮躁,有的時候就畫不下去了。一定要堅持下來,一直畫到考試的前一天。那麽到了考試的那一天,你還是能保持像在你畫室完成自己的習作一樣的心態,輕松地完成考試。

   记:就是说考试之前也不能放松,也要坚持画下去?
  賈:對,這一點和體育生是不一樣的,體育生一般都是高考前要整休幾天。但是美術不一樣。這也是長期以來積攢的一個經驗。很多學生其實能力並非到了那麽好,像附中的學生,他們的能力比較穩定,但有些考前班的學生並不是特別穩定,有時好時壞的,介于進步和退步之間。所以就要讓他穩定,靠每天畫畫形成一種慣性,把這種慣性堅持到考試,就能正常發揮。切記考場上一定不要奢望自己能超常發揮……

  記:正常發揮就已經很不錯了。
  賈:對,能夠正常發揮,甚至比正常稍微差一點的發揮都算是非常正常的。

首頁 上一頁下一頁1/2
分享:

最新文章

熱門文章